1. <video id="rsrkv"><input id="rsrkv"><tr id="rsrkv"></tr></input></video>

              • 导航

              我的贝加尔湖畔

                 悠扬婉转的旋律,是一种沉寂的相约,更是一种溢于沉香的幽静。贝加尔湖畔,李健的静谧、深邃难以名状。不知多少季节,往事情怀累累浮现,似乎幻想某些张爱玲的孤寂好独之感,或许平添周国平的几分无奈。怆然泪下、独自潸然,竟有万千思绪难以平静之感。中年而立,竟自有怀念青春之意,或许呈现的已有耄耋之势。

                 湖畔悠悠,只是他人的异乡情怀罢了,我的贝加尔湖畔拥具高山黄土情怀,这是晋人的怅然,或许有漳河、汾河之畔,总显得有些异样和怪异,多少与西北的信天游有些吻合之意,徒然增添黄土高原的质朴、纯真。上党,三晋文化发源之地,神话传说,千年古都,文化底蕴深厚,清澈、古风古韵更显浓郁。庭院深深、人之查查,抒写多少悲壮故事,千年以来,风韵犹存;百年以来,风骨依存;多少时节,多少惆怅,多少故事,承载多少风雨、多少情意。

                 往事如烟,这是张恨水的感慨;真爱至上,更是徐志摩的追求;然,世俗悲悯,不免落俗,三毛、梁秋实的无华,印证了世道的艰辛;郭沫若、冯友兰的取巧,证实了文人亦有不乏道德低下之人,即所谓文化流氓。古人云:“圣人,才德兼备;君子,德胜于才;才胜于德者,为小人尔。

                 我的贝加尔湖畔,是为秋实、朴实、质朴的黄土高原情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亚美国际网站 -亚美国际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