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rsrkv"><input id="rsrkv"><tr id="rsrkv"></tr></input></video>

              • 导航

              要想写好古诗,最重要的是?

              原创 夏晓虹 北京大学出版社
              古语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两句古谚确实包含着一定的道理。首先,通过熟读可以准确掌握各种诗体。其次,熟读也可以使学诗者体味各种诗体一般适宜于表现何种题材、情绪,具有何种特色,如“五言绝尚真切,质多胜文;七言绝尚高华,文多胜质”(胡应麟《诗薮》),以便选择最恰当的形式,充分抒发诗情。再次,熟读也便于揣摩谋篇布局、熔铸意境的技巧。

              要想写好古诗,最重要的是?

              -?-
              掌握古诗的基本词汇
              夂 小
              但是我以为,“熟读唐诗三百首”的最大好处是可以熟悉古典诗歌的常用语,这是从“不会吟诗”走向“也会吟”的捷径。诗歌用语是构成诗篇的基本材料,正如砖石对于大厦之不可或缺。因而,掌握丰富的诗歌词汇是写出大量风格多样的诗的基本条件之一。
              在这一点上,冯集梧的《樊川诗集注》四卷所采取的注释方法很有启发性。冯集梧的作法是采用不同的引文注同一词语。举最习见的词“千里”为例,在冯注杜诗四卷共二百六十五首中凡十三见,且都有注。引句如下:“合环千里疆”(《感怀诗一首》);“闻屯千里师”(《雪中书怀》);“千里函关囚独夫”(《过骊山作》);“向吴亭东千里秋”(《润州二首》其一);“千里莺啼绿映红”(《江南春绝句》);“千里云山何处好”(《自宣城赴官上京》);“千里暮山重叠翠”(《湖南正初招李郢秀才》);“重过江南更千里”(《新定途中》);“歌谣千里春长暖”(《怀钟陵旧游四首》其一);“日落汀痕千里色”(同上其四);“贱子来千里”(《除官行至昭应,闻友人出官因寄》);“千里长河初冻时”(《汴河阻冻》);“欲寄相思千里月”(《寄远》)。其中只有《过骊山作》与《汴河阻冻》中的两句因涉及地理,有必要诠释,其他均可不注,但冯集梧却不厌其烦,一一注出。

              要想写好古诗,最重要的是?

              显然,这样作并非由于读者不知“千里”是何意,也不是冯氏卖弄学问,因为即使读书很少的人,也能找出成百上千带“千里”字样的句子来。冯集梧此举必有用意,除想使读者加深对诗句的理解,故选取了与内容相应的引文外,另一个目的恐怕就是他在《自序》中所说的“借以参离合”。据我的理解,“离合”正是指诗歌词语的分离、组合。他所引的注语虽然诗文相杂,但对于我们“参离合”以继续进行这个题目的研究却很有益。

              要想写好古诗,最重要的是?

              互联网上的古诗词生成器
              读一些古诗就会发现,构成诗行的单个词语绝大部分是各个诗人都可以通用的,它们组成了诗歌的基本词汇。以杜牧的《题敬爱寺楼》一诗为例:
              暮景千山雪,春寒百尺楼。独登还独下,谁会我悠悠?
              把这首诗离析为单词或词组,我们就会从唐代其他诗人的诗中找到它的碎片。如:“空林暮景悬”(杜甫《一室》),“千山鸟飞绝”“独钓寒江雪”(柳宗元《江雪》),“春寒入剪刀”(崔道融《春闺》其二),“百尺楼高水接天”(李商隐《霜月》),“百年多病独登台”(杜甫《登高》),“江月照还空”(李白《望庐山瀑布》),“独怆然而涕下”(陈子昂《登幽州台歌》),“谁人会得使君心”(白居易《代州民问》),“我本渔樵孟诸野,一生自是悠悠者”(高适《封丘作》)。而“悠悠”一词在四卷杜牧诗中共出现了七次,除上诗外,尚有“悠悠一千古”(《李甘诗》)、“天地空悠悠”(《洛中送冀处士东游》)、“悠悠渠水清”(《东都送郑处诲校书归上都》)、“悠悠心所期”(《句溪夏日送卢霈秀才归王屋山,将欲赴举》)、“力学强悠悠”(《忆齐安郡》)、“何处送悠悠”(《斫竹》)。不同诗人对同一词语的不断运用与同一诗人对同一词语的反复运用的事实,说明诗人在使用诗歌语言时有相通处。
              这些使用频率较高的词语构成了诗歌比较稳定的基本词汇,它们就像一根根普通的丝线,诗人们不断选用其中的一部分,编织成无数幅风貌不同、尺幅不等的锦画,其中固然有高低、优劣之分,但所用原料却无大差别。
              力 彑
              -②-
              推陈出新
              形成个人风格
              夂 小
              与其他文学形式相比较,诗歌的基本词汇又有独特处。古典诗歌与他种文学体裁的区别也反映在它所使用的语词上。古典诗歌不仅要选择最精练的语言抒情写景,而且它的词汇范围也比古代的小说、戏曲为小。其他文学体裁固然有与诗歌共用的词语,这也是诗歌最主要、最基本的词汇,但小说、戏曲的某些词语却不能随意搬到诗中。如《水浒》中李逵的粗话,在小说中不失为精彩的个性化语言,但硬要编排入诗,虽然也会有人视为创新,但大多数人却无法欣赏。所以,刘熙载在《艺概》中主张“诗要避俗”,正是尊重艺术创作规律、告诫诗家不可乱来的警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亚美国际网站 -亚美国际平台